creambox

【架空】染血的新娘 第二章(ABO/现代AU)

坑文一时爽,一直坑就一直爽,好吧主要是懒……

可以骂我,不能打我,溜了溜了。

感谢看文的你。

——————————————————————

蓝湛的手在发抖,如果可以他想冲进去把里面那个疯子揍到站不起来,至少把他脸上那个无所谓的笑容打掉。

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做。

偏偏里面那个混蛋还在笑嘻嘻的火上浇油:“蓝队长不要冲动嘛,虽然你可能闻不到,但我可是在发情期呢,暴力对待发情期的omega可是会被警告的哦。”

蓝湛庆幸这次是自己独自一人前来,虽然不符合规定,但是如果蓝启仁有动这混蛋一根手指头,大约他们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再和他进行任何接触。

“所以,这次义城的连环案件和你没有一点关系?”蓝湛强压下怒意,冷冷的开口。

“这要看你们怎么认为,”薛洋露出虎牙,仿佛某种肉食性猛兽,“他只是在包装礼物,等他把礼物准备好,某个人会收到一个巨大的惊喜。”

“礼物?”

“是的,一个对方期待已久的礼物。就像我曾经准备的一样,一份最适合那个人的礼物。”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几乎可以称得上温柔。

回想一年前,蓝湛的语调中掺杂着嘲讽:“我倒不觉得你的礼物很合人心意。”

“所以你永远不会懂,蓝警官,你走吧,要我开口,你知道该让谁来问。”说完薛洋懒洋洋的躺回他的小床上,为了照顾omega特殊时期娇贵的身体,那张床非常柔软。

蓝湛握紧双手在原地站了一会,丢下一句话:“你永远也见不到他。”

在他转身的时候,薛洋将头转向他,不出声的说:“那可不一定。”

“多谢。”蓝湛坐上车,平复一下情绪对身边人说。

魏无羡摇摇头:“怎么这么客气,我可也希望对方能够露出破绽呢,他还是坚持要见小师叔?”

“宋岚不会同意的,他费那么大劲就是为了让晓星尘远离这里,又怎么会回来?”蓝湛没有直接回答。

魏无羡苦恼的皱起眉头,过一会才开口:“虽然宋大作家是好意,但是无论是改变对方记忆还是擅自带对方离开,本身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安排对方的人生吧,对小师叔也很不公平不是吗?”

蓝湛没有回答,示意对方先离开再说。

可是他们两人心里都明白,一年前的案件,改变的可不止一个人。

晓星尘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有一种神奇的技巧能把一米八的个子缩在懒人沙发里,看上去特别乖巧可爱,每次看到他这样子宋岚就不忍心责备他又在沙发上吃东西还把碎屑掉在沙发上。

虽然每次晓星尘都会乖乖收拾干净。

宋岚从书房走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晓星尘因为他永远没法理解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看见他时澄澈的双眼里笑意愈发浓重。

他走过去,脑子里却浮现出对方被拘束衣束住,带着疯狂和绝望的惨笑的景象,但很快又切换回现在温暖的笑颜。将对方因为懒所以一直想喝但没伸手的果汁递给对方,心里想的是我怎么能让这样的笑容从你脸上消失。

刚刚那通从义城来的电话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

“今天出去吃怎么样?”他建议,并且知道晓星尘不会拒绝。

晓星尘喜欢人群和热闹,无论什么时候都一样。

“好啊。”果然沙发上原本懒懒的某人立刻跳起来,冲进卧室换能出门的衣服。

而在他关门的那一秒,电视中插播一条新闻,“义城出现连环杀人案,受害者已达到三名”。宋岚目无表情的看着这条新闻,掐断电源。


【架空】染血的新娘 第一章(ABO/现代AU)

承诺过的新版,还是写不出来心中的感觉,可惜笔力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谢谢大家的支持。欢迎红心蓝手留言评论。

感谢看文的你。

————————————

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唯一的感官是有人在用鞭子抽打他的脊背和肩胛,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欣喜于这种疼痛。如果连痛觉都消失的话,自己又将要回到崩溃的混沌中,如同被世界遗忘一般,漆黑、寂静、让人发疯。

晓星尘猛然睁开眼睛,带着一身冷汗,汗湿的头发贴在脸颊上。床头宋岚临走前留下的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房间的摆设并不多,但是足够温馨,暖色调为主的装饰很好的让置身其中的人感到平静。

“呼,还好是梦啊。”他喃喃自语,又向后倒去,在柔软的床垫上弹几下,最终恢复平衡。

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难道是最近的压力太大了?他将罩在脸上的碎发拨开,恍惚间似乎看到天花板灯光照不到的阴影处有鲜血蔓延,有人在用手指蘸着那些血液写字,扭曲的笔画仿佛直接刻在他的视网膜上。

天哪,晓星尘无法容忍的猛然坐起,闭上眼睛摇晃着把那些影像甩出脑袋。由于疏于打理而显得有些长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从床边的镜子里看见的是一个接近疯癫的可怜男人,惨白、消瘦、形销骨立。

他的房间里什么时候多了面镜子?他惊恐地看着那面镜子,仿佛那是连接着地狱的通道。

然后他就醒了。

宋岚赤裸着上半身站在他床头,正俯下身子担忧的轻轻摇晃着他的肩膀,见他睁开眼睛仿佛松口气:“我听到你在尖叫。”

他的嗓子好像之前受过伤,因此有些沙哑,不过他说这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痊愈。

晓星尘把头发夹在耳后:“没事,就是个噩梦。抱歉,吵着你了。”

他抬起头对站在床头的男人笑一下,目光正好落在男人颈脖处,一块用红绳坠着的玉佩因主人的动作在空中轻轻晃动。那块玉佩的背面因刻着“拂雪”二字而被男人宝贝的要命,从没见他摘下来。

他不由自主伸出右手摸摸胸口,总觉得自己本来也有点什么挂在胸口,不过现在那里空空如也。

宋岚的目光停留在那只手上片刻,开口:“我去帮你拿药。”

“别!”晓星尘赶忙阻止,下意识抓住宋岚的手腕,“我不喜欢‘安定’,每次醒来头都特别疼,就让我自己躺着,过一会就睡着了。”

宋岚探究的视线在他脸上逡巡一圈,似乎在评估他这句话的可信度,最终点头同意:“有什么需要我在隔壁。”

晓星尘笑着点头答应,乖乖躺下让人帮自己掖好被角,调暗床头灯,又在床头静立片刻才悄悄离开。

诶呀可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要是是个omega我都想娶他了,可惜是个alpha,大约是看不上beta的吧。晓星尘嗅着空气中的白梅香胡思乱想,又为自己居然如此肖想帮助自己的好友自我谴责一番,这样脑子里反复一阵居然也渐渐睡过去,后半夜一觉好眠。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宋岚不在家,早午餐都留在冰箱里一热就能吃,冰箱贴上用便签条贴着注意事项,例如几点吃药,家中的几样常用物品都放在哪里等等。

晓星尘拿出早餐餐盘放进微波炉,照着便签纸上的说明加热5分钟。

在这间房子里已经打扰有三个月,自己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宋岚虽然安慰他凡事都得慢慢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沮丧。

按照宋岚的说法,他们两人是好友,由于一场事故导致自己失忆,虽然依然保留生活的基本常识,但是并不适合独自居住,于是他只好自作主张了这个同居生活。

这也正好可以解释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其中脖子上的伤口看深度自己还能活着也是奇迹吧。

只是许多事情宋岚似乎也不知道,还要靠自己慢慢回忆才行。

而在同一时间,城市的另一边,他心中念叨的宋岚,正站在市立医院的门口。

“请问魏无羡医生在吗?”宋岚向导医台的护士询问。

“啊,在的。三楼心理科。”护士小姐热情地回答,黑色风衣的酷哥现在依然流行,护士小姐不由自主多看了他几眼。

宋岚倒没有太在意这些,点头道谢后便向电梯走去。

虽然大多数人现在已经把心理咨询视为正常的医疗手段而非对待疯子的无奈之举,心理科依然是相对冷门的科室,宋岚进去时魏无羡正百无聊赖的刷手机。

“稀客呀,宋大作家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过度洁癖了?”魏无羡放下手中的手机,对来客戏谑道。

“星尘昨晚做噩梦了。”宋岚没有和他废话,直接打开话题。

“哦?噩梦理论上来说是释放压力的方式……”

“但他在梦中喊的是‘子琛’。”宋岚没有理会对方,接着说。

魏无羡思索一会,回答道:“我在一开始就说过,催眠这种方式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永久有效的,最终有一天,一个名字,或者一个契机,都会让他想起来,到那时他要承受的更多。”

“所以呢,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星尘疯掉,被关到疯人院?”宋岚冷笑着对面前的人说。

“是精神病院,谢谢,”魏无羡忍不住纠正,“晓老师是我母亲同门,我也很希望他好,但是我们必须要准备好他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宋子琛,即使你为了晓星尘做好万全准备,也不代表这就是万无一失的。”

“我知道,抱歉,我迁怒了。”宋岚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那个人呢,现在如何?”

“官方消息是目前还被关着,主流媒体不敢写,三流小报把他塑造成一个反抗性别的悲剧英雄,舆论压力很大,估计死不了。”

“他做的可是灭门案。”

“对,可是死得全是alpha和beta。一个有信息素缺失症的omega也是omega,让人觉得他一定是因为遭受不公平待遇才变得如此残忍,omega保护协会已经介入,忘机气得要命也没什么办法。给个内部消息,他现在住得是单人牢房,因为他把他的几个室友全部杀了。”

宋岚没有接话,只是握紧拳头。

在另一个城市的某个角落,某个人正在享受他的假期。一旁的桌上堆着所谓崇拜者的来信,他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是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一枚碧色的翡翠。

【双道长】流水账(校园AU)

 @流星のキズナ ,亲的点梗,很感谢亲有机会让我回忆高中时代,真是美好的时光。

如题,就是一部流水账,很多情节都取自于我自己的高中年代,很怀念,但是笔力问题只能写出脑子里的十之一二,希望能有人喜欢。

感谢看文的你。

——————————————————

(1)

晓星尘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仿佛随时要和课桌来个亲密接触。

宋岚觉得有趣似得观察他一会,在对方再一次被下坠感惊醒时,悄悄对试图保持清醒的同桌说:“你趴一会,我帮你看着老师。”收到对方感激的眼神一枚。

春天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即使在“高三”这个词的重压下,也容易让人提不起精神,或许正是因为高三,才更让人疲惫?

宋岚听着老师慷慨激昂,到了这个时候,多半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知识,更多的是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已经知道的,“温故而知新”说的大约就是这么回事。

他突然感到厌倦起来,昨天凌晨两点躺下时依然有着罪恶感,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这个时候超过自己。那身边的这个人呢,他当时是在安然入睡,还是奋笔疾书?

宋岚将视线短暂的转向晓星尘,在暖阳中白皙的面庞仿佛透着光,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是不满于光线的打扰,又似乎是因为这一场难得的好眠。

半分钟的分神,这是宋岚给自己最大限度的容忍,很快他又把视线转向黑板,并且在晓星尘醒来前开始用三色笔在笔记本上勾画重点。

“说到哪了?”晓星尘轻声问,声音大约由于刚刚睡醒,不复平日的清亮,带着一丝沙哑和慵懒。

“我们现在把书翻到第48页,这一题需要用到这一个公式。”讲台上的老师突然大声说,同时不着痕迹的瞄了教室的某个角落一眼。

教室里响起哗哗的翻书声。

晓星尘吐了吐舌头:“抱山散人肯定看到我了。”

“没事,她喜欢你。”宋岚有点嫉妒的说。外号“抱山散人”的包老师对晓星尘青眼有加是班上同学的共识,然而本人却毫无察觉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2)

“你去食堂吗?”

“不今天不去,帮我带个面包吧,夹肉松的谢谢。”

说完晓星尘又趴在桌子上继续梦会周公,话说晓同学你昨天到底是多晚才睡的啊。

无奈之下宋岚只好一个人去食堂,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吃什么都索然无味。大约是熬夜到底开始对他的味觉器官产生影响,嗅觉倒是敏感很多,饭菜混合着各种气味莫名让他感到恶心。直接转身到小卖部买了一些面包,夹肉松的那种,想了想又买了两瓶牛奶。

回到教室的时候晓星尘正坐在位置上翻看课堂笔记,一边还用手指在桌面上写写画画。

宋岚当然不会以为对方是借口把自己支出去买午饭人后自己借机用功,多半此人是朦朦胧胧睡不沉,干脆不睡了用笔记本打发时间,等同桌回来投喂自己。

“诶,你这么快就吃完了?”晓星尘伸手接住抛过来的面包,惊讶地问。

“没什么吃的,干脆一起啃面包。”宋岚摇摇手中的面包向对方示意。

“食堂饭菜确实越来越一言难尽。”晓星尘赞同的点点头,也咬了一口面包表示支持。

在教室吃饭的好处就是吃得特别快,等到同学们陆陆续续回来的时候,晓星尘已经快把数学试卷做完了。

“嘿,帅哥,等下把数学卷子借我抄下。”碍于靠窗坐的是好脾气的晓星尘,而坐在走道那一侧的则是老喜欢冷着脸又龟毛的宋岚,本想靠过去搂着肩表示亲近的男生只好隔得远远的打个招呼。

“好的,我把最后几题做好了就给你。”晓星尘笑着答应。

宋岚闷头做了一会习题册,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知道你这不是为他好吧?”

“我知道啊,但是很难拒绝么。”晓星尘苦恼的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

宋岚也知道他的性格不可能拒绝别人的要求,只好默默叹口气,心里还是为好友抱着不平。

(3)

在这所中学,晓星尘和宋岚是一对传奇,和所有传奇一样,他们都互相活成对方校园生活的一个梗。

如果提起晓星尘,必然带上宋岚;如果话题里有宋岚,不出三句话一定会有晓星尘。虽然有些人怀着恶意揣测这对传奇同桌是否表面兄弟情,实际上也在暗地里较劲,但是他们本身并没有给这个猜想提供大于一的论据。

和很多优等生不同,他们并没有选择住校而是走读,同时也不约而同的放弃了晚自修。理由倒是非常充沛,晚自修的学习氛围一向不尽如人意,而他们两人也已经不需要靠外部来维持自己学习动力。

“你说过你父母这几天都不在家,要不要到我家来?”放学时宋岚开口。

“好啊。”晓星尘笑着回答,回答得如此之快让宋岚不禁开始考虑到底是乐于到好友家体验不同的学习环境还是习惯使然。

好在两人都住在同一小区,洗漱什么的临时准备也很容易。

晓星尘随意拿几件换洗衣服和毛巾牙刷就可以进行一个短暂拜访。如果是宋岚的话大概要拿个行李箱吧,说不定还有床单被套,这样想着好友,晓星尘自娱自乐的轻笑,被宋岚瞟一眼立刻噤声,表示自己乖巧可爱绝对没有想东想西。

宋岚倒是没费心猜测同桌和临时同居对象脑子里又产生什么奇怪念头,他的父母也是双双出差,吃饭是一个问题,最后只好依赖于现代最伟大的发明——外卖,完美解决。

这下宋岚得到一个长久以来困扰他的难题,晓星尘到底几点睡觉,正确答案凌晨两点半。比自己晚半个小时的原因是对方洗澡很慢,想象一下一个自称自己毫无洁癖的男生在不洗头只是冲个澡的情况下洗了半个小时,宋岚差点以为对方是在浴室里睡着了。

为了保证自己能有三个小时以上的睡眠,宋岚只好草草冲一下,走进卧室的时候晓星尘还没睡。

“对不起嘛,我只是觉得在热水下面冲很放松。”晓星尘在看到对方第一瞬间可怜巴巴的说。

“快睡吧。”宋岚没时间计较对方这个诡异的减压方式,他感觉自己明天大约也会在课堂上睡着。

晓星尘回给他一个眼泪汪汪的眼神。

“睡吧。”宋岚改变态度,好声好气的哄化身三岁的友人睡觉,已经快三点了。

“嗯!”晓星尘立刻元气满满的回应,然后秒睡……

宋岚把闹钟调到六点,也闭上眼睛,祈祷自己明天能在闹钟响第一遍时醒来。


孙翔1202生贺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他是荣耀新秀,凭一腔热血横空出世。
他曾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来,忽视身上的伤口继续跑,被失败和嘲弄磨掉急躁和张狂;他在黑暗中负伤前行,一次都没停下过向前的脚步。
横刀斩荆棘,却邪破霹雳。

祝我们永不言败的孙翔小朋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30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画手 @皮休休 太太供图。




12月02日记得点开LOFTER,为孙翔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孙翔1202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为翔翔打call

限时预约开放,获取便捷特权! https://m.bilibili.com/moe/m/2018/cn/home

【昊翔】生病的孙翔

昨天是六一,暗恋的太太没有发糖,外加上感冒了非常悲伤,于是就整出这么一篇不知所云的东西。

感谢愿意看文的你。

——————————————————

唐昊觉得自己对孙翔一定是真爱,因为到现在他居然都没有用枕头把对方闷死,而是任由对方坐在床上无理取闹。

床太硬枕头太软,空调被太薄毯子太厚,温水太凉加点热水又嫌烫,当孙翔一脸嫌弃的把杯子撇在一边的时候,唐昊真想把杯子扣在对方头上。

不过看着对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汪汪说不出来话的可怜样子,唐昊又心软了。谁让这小傻逼是自家的呢,自己选的,跪着也要宠完。

“我去帮你加点冰。”叹口气,唐昊拿起杯子,准备加点冷水,顺便拿个退热贴,这孩子本来就不聪明,再烧下去可就傻了。

“不行,不准走。”孙翔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动作之大差点翻到床下,然后又因为用力过猛造成的一阵眩晕重新倒回到靠枕上,只有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盯着唐昊不放。

“我就出去加点冷水。”怎么说的好像我准备离家出走一样,唐昊觉得照顾孙翔比打一场荣耀都累。

“那么多水我又喝不完,你放着等它凉了就行,我想……”孙翔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唐昊宣告耐心用磬:“你到底怎么了。”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太粗声粗气,毕竟对方看上去马上就要挂了,这样软绵绵的孙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态度也就不由自主柔软了些。

孙翔眨了眨很大,但是显然已经有点恍惚的眼睛,似乎还在组织语言。

为了避免对方说出什么更加不着边际的要求,唐昊又加了一句:“你平常没这么多事,所以你这么折腾我肯定是有理由的。”

“你没可能……”后面的声音又低下去,唐昊没听清,皱着眉头让对方再重复一遍。

“你没可能老呆在这儿,除了打荣耀你连十分钟都坐不住……”孙翔豁出去似得一口气说完,便猛地缩进被子里,打算把自己闷死。

唐昊理解了一会,对着那团被子慢慢说道:“所以,你这么找事就是为了让我留在这陪你?”

“我没这么说。”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唐昊为对方的奇异想法笑出声,他把对方从被子里挖出来,掖好被角,又找了把椅子放在床头:“别傻了,我的耐心肯定不止十分钟。”

“二十分钟也不行。”孙翔补充。

“我会一直在这里陪你,所以快点睡吧。”唐昊坐下来,将手轻轻遮住孙翔的眼睛,等他把手拿开的时候,对方已经睡着了。

尝试一下杀三放一,被自己帅到了,杰克真的好帅,尤其是抱着园丁从圣心医院二楼一跃而下的时候,园丁都木有挣扎。怎么办,想吃杰园粮,但是杰医也很好,要不要杰all……

如果按照同框即是糖的标准,帝国双璧大概已经领证了……还是比较喜欢老版的动画。新版……就当我先入为主吧……

说给公开袒护抄袭惯犯Aim的群主桉子

安妮:

首先打扰tag了,我只是个小透明,人微言轻,但今天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Tag会在72小时后删除。


 


今天我要挂的是一个Newtmas百人群的群主@桉子 ,在群友发现群管理就是在那个在锤基和红海圈的抄袭惯犯Aim后(红海圈名:狙击你的心哦哦,迷宫圈名:奶桑信),群主表示:这里是磕CP的群,我不会撤掉Aim的群管理,不服气的自己退。在遭到多方质疑后,群主使用了权限踢掉了不满Aim抄袭的人。


 


原来在迷宫圈,抄袭狗不用退群,反对抄袭的人反而要退群?这波操作真骚,以下是群主在群友质疑时的回应:


这个是精简版的群主劲爆发言集合
这个是完整版的聊天记录


 


Aim在锤基圈抄袭的实锤:石墨备份 微博原链接 微博原链接2


Aim在红海圈抄袭的调色盘: 石墨备份1 lofter原链接1  石墨备份2 lofter原链接2


Aim所管理的Newtmas群:石墨 Aim为群管的资料可在上方红海挂po中取得


 


一个被锤基圈和红海圈唾弃的抄袭惯犯,反而在迷宫圈得到了支持,这种公然纵容抄袭的行为,是想让迷宫圈变成垃圾废料回收厂吗?


 


面对抄袭,站出来的人被说成是煞笔,试问不闻不问的才是混圈真理?


我嗑CP,我给原创的产粮太太点赞留评


你嗑CP,你维护你抄袭的亲友,还想拉上一整个群的人为抄袭者买单


 


你说我不熟悉这个抄袭惯犯,不可妄加评价?


我针对的是她屡次抄袭的这件事本身,不是针对她这个人


而你也了解她抄袭的这件事,你选择了无脑对人,对事实真相视而不见


这不是咱们三观不合,这是你作为大群群主却维护抄袭的三观,有问题


这个抄袭者有没有悔改,从她小号自杀三次又卷土重来,可见一斑,不是每个人都没脑子。


 


是我选择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对这个圈的维护上


你可以选择置身事外,但你没有资格指责站出来反对抄袭的人


 


对抄袭行为的冷漠,就是对原创作者的伤害


套用抄袭惯犯Aim的一句名言:如果我死了,那么每一个曾经撕我抄袭的人都是共犯


如果迷宫圈今后有了抄袭之风,那么每一个曾经沉默的人,都是共犯